钱多钱少 看上网多少

美国的佩尤互联网研究中心(Pew Internet)近日发布了一项报告,称想知道一个美国人兜里钱多钱少,只要看他对网络的粘性就行了。这份报告是在对之前一份关于美国人数字鸿沟的研究基础上进行的。他们甚至找到了一个收入的临界点,临界点上下两部分群体的网络粘性截然不同。

其实不用研究,光是用脑子想想也会觉得这个结果可能会比较靠谱。毕竟电脑厂商和宽带都不是慈善机构,no money no talk。但关键是佩尤中心同时还发现,即便是在有相似上网条件的群体中,低收入人群依然=低网络使用人群。

这份报告的作者吉姆•詹森(Jim Jansen)在接受《Fast Company》杂志的记者采访时说,倒不是相对收入低的人上不起网,上网还是挺便宜的,但是相比较而言收入越低的人越不常上网。这里面最主要的,可能还是越有钱的人越知道如何从上网这个行为中的得到好处,知道如何利用网络,甚至如何从网上谋利……这么说似乎是有点说穷人的智商更低的意思。

这份报告是在综合研究了佩尤中心2009年到2010年间所做的3份调查结果之后得出的。它将美国家庭的网络粘性与收入的关系分成了四个区间:年收入低于3万刀,3万到5万刀,5万到7.5万刀以及高于7.5万刀。有超过3000人参与了调查,问题涉及这些家庭上网的频率以及会使用到的网络应用包括哪些(如收发邮件、浏览新闻、订机票)等等。

/gkimage/sr/5o/71/sr5o71.png

不出所料,更富的人上网更多。在收入最高的那部分家庭中,自家装了宽带的比例达90%左右,而年收入低于3万刀的则只有40%。对此,詹森表示:“我们尝试过用其他变量来解释网络粘性的差异,比如城乡区别、教育程度、民族、性别、年龄等,但都没有收入来得更有说服力。”(是的。年收入就算1万美刀,也用得起宽带啊,绝对是认识和觉悟问题。)

同时,詹森还发现,在这项研究中,3万刀到5万刀总是个临界点。我们举个例子:参与调查的人当中收入最低的那部分人群,只有67%会去网络上仔细地查一样产品的资料,比较它的价格和性能等等。(比如要买个相机,就会canon啊或nikon啊,先看看会有什么不一样,哪个性价比更高,诸如此类的。)而超过这个收入的人群,比例一下就蹿到了81%,上升了整整14个百分点。但收入再往上,上升的幅度就小了。收入越高,两个档次之间的差异就越小。这一现象在其他一些上网行为中也同样出现。

詹森认为这样的结果非常有意思,如果继续对此做更深入的研究,也许可以在技术与人的行为目的之间的关系中找到更为普遍的规律。

转自 果壳网 http://www.guokr.com/article/2452/

你是否有这5种“互联网异常情绪”?

www.u148.net

不知道各位网友有没有以下的症状,反正我好像是基本上占全了。上网似乎占据了我大部分时间,特别是sns社区还有微博的发展,迷恋于信息,却往往迷失了自己。此文就介绍了几个典型症状。分享给大家。

本文编译自PCWorld的“Top 5 Social Network Disorders”, 作者讨论了在社会化媒体中经常出现的5种异常情绪,包括微博单相思、新鲜事强迫症、地盘争夺、习惯性评论、信息厌烦。

这些异常的心理状态和情绪,让用户在社会化媒体中出现了很多非理性行为。你是否也有类似的情绪和习惯?或者你有一些其他的发现?

诚然,SNS的出现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件好事。事实上,社会媒体甚至可以改善人们的健康。但是最近我发现由于近些年对于社会媒体的使用,自己出现了一些异常的情感和心理状态。

1、微博单相思(原文使用Unrequited Twitter Love,大家可以自动地替换为自己的运用)

写一条很好的“推”或者更新了你的Facebook状态会让你情绪不错,但是如果没有任何人回复、likes、响应或者转发,你的好情绪会消失的。这种 无响应的微博之爱(或者可以说是孤芳自赏^_^,译者注)就像是你周五的晚上守在电话机旁,等待着你的男朋友或女朋友打电话给你。现在,你就在微博上不停的刷新界面,哀叹“为什么没人理我?”这种情绪只能被它的对立面(作者称之为Sally Field-like Twitter Love,Sally Field是一个美国女演员,译者注)所抵消,这种对立的情绪通常是“有人转发我的消息了! 他们喜欢我! 他们真的喜欢我!”

2、新鲜事强迫症

为了发现每个人在说什么做什么,你会持续的检查微博中的新鲜事。并且,你会上下翻页到你上一次检查的新鲜事,以保证你没有错过什么重要的消息。 比如,当你的鼠标放在了页面的底部,你会有一种强烈的意识去向上滚动页面,查看最新的动态。

3、地盘争夺

用户通常都有持续登录Foursquar、Gowalla 以及Facebook地理服务的心理需求,并不是因为想要告诉朋友他们在哪,而是为了保护自己在某一地盘上的mayor地位不被他人取代。(在类似Foursquare的地理服务中,你在某个地方check-in多了,就会成为那个地方的mayor,译者注)同时,对于那些没有成为mayor的用户,他们也会努力去从现任的mayor手中夺取这一称号。如果你因为经常忘记check-in而让自己没有机会成为你所在的办公室或者咖啡馆的mayor,沮丧感将随之而来。

4. 习惯性评论

你感觉有义务去对于其他人的状态更新、微博或者博客添加一些毫无意义的评论,比如 “我同意!”、“我喜欢!”你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别人感觉到你关心他们,或者你在寻求别人对你的关注。这种心理状态的受害者通常是青少年,但我们也发现了来自更年长用户的案例。这些受害用户快速的追踪并评论其他人的几乎所有的信息。最严重的受害者甚至会评论那些与他们不相关的名人甚至组织的状态更新。

5. 信息厌烦

当你阅读某个朋友的更新状态或者“推”,并且你对于这些信息并不关心,从而没有任何响应或表达任何情感。并且,你可能对于这些无关信息产生怒气,不明白“为 什么我要关心某某人是否晒伤了?”这一症状的受害者最显著的表现就是加入了那些声称“删除所有来自’FarmVille’ (Facebook上的开心农场)请求”的小组,告知你的朋友和follower你没有时间去看其他每个人的更新。当然,大量的用户对无关信息产生厌烦的同时,也造成了他们朋友和follower的“微博单相思”。

(原文:Top 5 Social Network Disorders / 译者:Logan来源

《阴影:互联网对人类大脑做了什么》

在听广播节目的时候,主持人提到了尼古拉斯.卡尔的一本书《阴影:互联网对人类大脑做了什么》。其中提到了一个让我非常认同的观点:互联网让我获取的信息越来越多,但是大脑集中精力越来越低,思考能力却在下降。

互联网确实给工作生活带来便捷。

但美国作家尼古拉斯·卡尔指出,如今,当你需要专注去做某一件事情时,是否有一种不得不关闭互联网的被动?

卡尔认为,互联网诞生至今,已经改变人类思维方式,降低大脑集中精力的能力,减少深度思考的频率。

他将这些观点汇成一本新书《阴影:互联网对人类大脑做了什么》。

精神难以集中

卡尔的经历对许多读者来说并不陌生。例如,他坦言自己写书时,不得不切断互联网,关闭各类社交网站,限制上网查阅邮箱的次数,否则无法专注。

卡尔认为,互联网的出现让人类大脑集中精力的能力下降。

“我发现,我在集中精力思考方面变得无能,”路透社3日一篇专访援引卡尔的话报道。

“由此,我不得不放弃我的‘脸谱’和‘推特’账号,扼杀我的电子邮箱,因为按照习惯,我平均每45秒钟就想查阅我的邮箱……我发现,我们确实因为互联网而发生改变,”他说。

实践证明,“封杀”互联网之初,卡尔一度出现“迷糊”或“神志不清”的状态,甚至有种不知该干什么的感觉。但两个星期后,他发现自己可以开始专注地做某件事情,且持续一段时间。

卡尔2008年在美国发表一篇文章,题为“谷歌让我们变傻?”

他发现,功能强大的互联网搜索引擎让人们变得不再习惯于思考,有些原本可以通过集中精神努力回忆或者思考出来的事情,如今竟机械化地演变为“在搜索栏里键入字母,点击回车”。

深度思考减少

远古时代,人类经口口相传传递信息,大脑需要记忆以声音传递的信息,后来,书籍成为人类最重要的信息源,大脑开始对印刷文字敏感。从没有文字演变到文字时代,信息摄取源的变化让人类大脑进化。

同样,从书籍时代演变到互联网时代,大脑的思维方式也发生根本转变。

在互联网时代,许多人每天摄入信息的方式一样:打开网页,在堆砌在页面上的一大堆文字、图片、视频、音频和链接中寻找自己所需内容;同时,不断刷新电子邮箱、交友网站、博客网站等。

卡尔认为,这样的信息摄取方式让人类大脑在略读、浏览、扫描信息方面变得更加精通,这一能力的提高“让我们变得更果断,也提高我们的视觉灵敏度”。

但是,与此同时,人类深度思考的能力下降。“我们习惯于浏览,习惯于泛读,习惯于搜寻所需信息”,大脑功能变得机械化,而不再是从前那种按层次不断深入思考的模式。

解读能力下降

如今有人愿意在互联网上阅读那些长篇累牍的文章吗?有多少人每天依旧保留阅读书籍的习惯?卡尔认为,长篇文章和书籍有助于人类集中精神专注于同一内容的事物,让人惯于思考,让人冥想和反省兼备。

传统学者面对有用信息时,通常的反应是解读和消化信息;而现代人面对信息时是检索和寻找信息,相比之下,卡尔认为,现代人更像信息的“图书管理员”。

“我们丧失了大脑的深层次解读功能,”卡尔在书中说。

他说,正因为互联网信息的繁杂和人们日常搜索信息的频繁,让人们更难记住每天所摄入信息。因为当人每天读一本书时,信息内容形式的单一化让读者轻易记忆信息,而当网络上万千内容袭来时,大脑的记忆功能反而会瘫痪。

卡尔说,随着电子书籍的普及,今后书籍的内容形式也会发生变化,变得互联网化,对于人类大脑的深度思考和深度解读功能,有弊无利。

《阴影:互联网对人类大脑做了什么》一书认为,互联网时代,人们有必要给自己一段“断网时光”,重拾思考能力,让大脑恢复集中精神的功能,不至于让大脑在潜移默化中变得功能性“残废”。

40 位改变了互联网的人(下)

互联网让世界紧密连接在一起,Web 改变了我们的阅读,沟通,娱乐,购物,社交,以及经商的习惯,社会网络甚至让我们找回了儿时的玩伴。互联网的历史伴随着各种伟大的想法以及对这些想法的实 现,而它们的背后,是一些曾经,正在或将要改变互联网的人。这是本文的第二部分,第一部分参阅()。

Pierre Morad Omidyar – Ebay 创始人
Pierre Omidyar 创立了一个在线交易平台,人们可以在这里买卖任何东西。他们为用户设立了信誉级别,借助人性的力量维护这一切。Omidyar 的伟大在于对人的天性的洞察,他知道人们乐于购买任何东西,你认为是垃圾的东西,别人会当作宝贝。


Jimmy Wales – Wikipedia 创始人
Jimmy Wales 创立了世界上最大的百科全书,这个百科全书的词条,任何人都可以参与编辑,该站点创立于2001年,现在成了互联网上最受欢迎的参考资料来源。


Stewart Butterfield 与 Caterina Fake – Flickr 创始人
Stewart Butterfield 和他的妻子 Caterina Fake 创立了 Flcikr,一个在线照片分享站点,他们的设想是,人们需要的不再是影集,而是照片流。Flickr 于 2005 年被 Yahoo 收购。


Jonathan Abrams – Friendster 创始人
Jonathan Abrams 同 Cris Emmanuel 一道创立了 Friendster,帮助人们交友,他们从 Match.com 获得灵感。这个第一个走向主流的社会网络站点。用户在上面创建自己的资料页,写上自己喜欢的电影与书籍,同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链接。


Niklas Zennstrom – Skype 创始人
Niklas Zennstrom 同别人一起创立了有史以来成长最快的沟通平台 Skype,为全球用户提供高质量的语音通话功能,他们的系统可以在 Winodws,Linux,苹果以及移动设备上使用。


Bram Cohen – BT 之父
如果说,Napster 是第一代文件交换服务,Bram Cohen 改变了文件交换的概念并立即引来大量用户的追随。BT 使用了这样一个黄金定律,上传得越多,下载得越快。BT 将文件分割成若干小块,任何拥有某个文件一小块的用户都可以参与分享,这样,参与的人越多,下载越快。


Reid Hoffman – LinkedIn 创始人
Reid Hoffman 曾是 Paypal 的执行副总裁,他创立了社会网络站点 LinkedIn,注册用户可以维护一个自己的生意上的好友库,他们可以求职,买卖简历,或招聘。


Matt Mullenweg – WordPress 创始人
Matt Mullenweg 创立了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开源博客系统,WordPress,使用 WordPress 系统的著名站点包括 Techcrunch, Huffingtonpost, Mashable 等等。


Chad Hurley, Steve Chen, 与 Jawed Karim – Youtube 创始人
Chad HurleySteve Chen, 以及 Jawed Karim 曾一起在 Paypal 工作过,他们后来创建了 Youtube 视频分享网站,如今这个网站每天播放的短片超过1亿。最初,他们的工作按各自的技能分工,Chad Hurley 负责界面和 Logo 设计,Steve Chen 和 Jawed Karim 则负责开发,后来他们按各自的兴趣分工管理工作,Chad Hurley 是 CEO,Steve Chen 是 CTO。一年半以后,Google 以16亿美元收购 YouTube。


Craig Newmark – Craigslist 创始人
Craig Newmark 的 Craigslist 彻底改变了传统分类广告,让传统报业为之胆战。Craigslist 最早是 Newmark 和朋友们分享的一份邮件列表,后来发展壮大成无所不包的在线分类广告。请参阅:Craigslist 创始人 Craig Newmark 访谈录


Julian Assange – Wikileaks 创始人
Julian Assange 创办了一个网站,专门发表从全球各地泄露出来的机密文件,他设计了一个软件,可以将泄密者的身份彻底抹掉,这样,谁也不知道这份文件是什么时候被什么人泄露出去的。Wikileaks 将自己视为一个不经审查的泄密文件百科全书。


Dick Costolo – FeedBurner 创始人
Dick Costolo 设计了一个系统,FeedBurner,通过 RSS 从各家网站获取最新内容,聚合到一起,FeedBurner 于 2007 年被 Google 收购,Dick Costolo 现任 Twitter CEO。


Mark Zuckerberg – Facebook 创始人
Mark Zuckerberg 创办了 Facebook 以帮助大学生和自己的朋友们保持联系,他们通过过更新自己的在线状态,告诉朋友们自己正在做什么,他们还晒照片,上传视频,聊天,交友,加入圈子等等。该站目前据信有5亿用户,并遍布除了俄罗斯,中国,日本,韩国之外的所有国家,Zuckerberg 表示,Facebook 的规模是 MySpace 的两倍。


Jack Dorsey – Twitter 创始人
Jack Dorsey 创办了 Twitter,一个朋友或家人随时分享自己目前状态的站点,这是一个世界上发展最快的交流媒体,用户通过发送一段不超过 140 字符的文字,向他们的追随者播报各种消息。


Joshua Schachter – Delicious 创始人
Joshua Schachter 创办了 del.icio.us 网站,让人们存储或分享书签,这是一个自我维护的系统,人们为他们的书签设置关键词标签,并投票。Del.icio.us 现被 Yahoo 收购。


Jeff Bezos – Amazon 创始人
Jeff Bezos 创办了世界上最大的在线商店,Amazon,使购物比去当地的商店更快捷。他们目前推出了 Kindle 电子阅读器,让用户下载他们在线书店中的书籍。

本文国际来源:hongkiat.com 40 People Who Changed the Internet (原文作者:Aurora Gatbonton)

40 位改变互联网的人(上)

互联网让世界紧密连接在一起,Web 改变了我们的阅读,沟通,娱乐,购物,社交,以及经商的习惯,社会网络甚至让我们找回了儿时的玩伴。互联网的历史伴随着各种伟大的想法以及对这些想法的实 现,而它们的背后,是一些曾经,正在或将要改变互联网的人。这是本文的第一部分。

Vint Cerf 与 Bob Kahn – 互联网之父
互联网之父 Vint Cerf 连同 Bob Kahn 创建了 TCP/IP 通讯协议,有了它,全球的计算机可以相互交流。Vint Cerf 曾经说过,互联网是人类的影子,这个免费的服务的一个副产品是垃圾信息。

Tim Berners-Lee – Web 之父
Tim Berners-Lee 发明了 Web,他编写了第一个 Web 浏览器和服务器,并设计了链接与超文本的工作方式,他目前在 W3C 负责 Web 标准,并继续为他的这项伟大的发明提供改进。

Ray Tomlinson – Email 之父
电子邮件之父 Ray Tomlinson 是一位程序员,他的努力使全球不同地方的人可以相互通信,他无意中选用了 @ 作为电子邮件地址的标志,如今,全球每天有超过 10 亿人在键盘上敲这个字符。

Michael Hart – 电子书之父
Michael Hart 推动了电子书的诞生,打破了知识的障碍,他创办了一个叫做 Gutenberg 的项目,这个世界上最早的电子图书馆改变了我们的阅读习惯,藏书包括公共图书以及快速授权书籍。

Gary Thuerk – 垃圾邮件之父
垃圾邮件是一种颇有些年头的营销技术,Gary Thuerk 曾通过 Arpanet 向他的客户群发了一封推销 Digital 最新 T系列 VAX 系统的邮件,他不曾料到的是,这是世界上第一封垃圾邮件。

Scott Fahlman – 笑脸符之父
Scott Fahlman 首次使用 :-) ASCII 符号表示笑脸,希望借此在消息中活跃气氛,如今,所有人都在即时消息,聊天以及电子邮件中使用这个符号。参阅:当 Web 表情走入现实

Marc Andreessen – Netscape 浏览器之父
Marc Andreessen 带来了互联网浏览革命,他设计了第一款被广泛使用的浏览器,Mosaic。Mosaic 后来商业化运营成为 Netscape Navigator。Marc Andreessen 还是社会化网络平台 Ning 的合伙创始人,他还投资了一系列互联网创业项目,包括 Digg,Plazes 以及 Twitter。

Jarkko Oikarinen – IRC 聊天之父
Jarkko Oikarinen 在芬兰开发了第一个在线聊体工具,IRC。IRC 在 1991 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时声名远扬,当时,电视信号被切断,IRC 使最新的消息得以传播。

Robert Tappan Morris – 蠕虫病毒之父
蠕虫病毒和黑客不同,后者是亲自入侵,而蠕虫病毒则借助一段代码完成入侵任务。80 年代末,Robert Tappan Morris 编写了 Morris 蠕虫病毒,通过互联网迅速扩散,并带来了巨大损失。

David Bohnett - Geocities 创始人

David Bohnett 1994 年和 John Rezner 一起创办了 GeoCities,成为当时互联网上最大的社区,是最早为网民提供免费网页空间的服务商。2009年10月27日,SeoCities 倒闭。

Ward Cunningham – 维基之父
美国程序员 Ward Cunningham 开发了第一个维基系统,供人们协同创建和编辑在线内容。Wiki 的命名来自一个意思为“快速”的夏威夷词汇 “quick”。

Sabeer Bhatia – Hotmail 之父
Sabeer Bhatia 创办了 Hotmail 并以 4 亿美金的价格卖给了微软。他于 1998 年被 Draper Fisher Jurvetson 基金评为年度创业家,曾于 2002 年被时代周刊列为值得关注的人之一。他于 2009 年收购了 Jaxtyr,一个旨在取代 Skype 的免费语音电话系统。

Matt Drudge - Drudge Report 的创办人

Matt Drudge 创办了新闻聚合网站,Drudge Report。该网站以最先报告克氏拉链门而闻名于世。

Larry Page and Sergey Brin – Google 创始人
Larry Page 与 Sergey Brin 改变了我们搜索和使用互联网的方式,他们创办了搜索巨人,Google,并迅速成长。他们靠自有资金起家,后来接受了来自斯坦福的私人投资。他们是一家注重技术超过生意的公司。

Bill Gates – 微软创始人
Bill Gates 创办了微软,后来,他开发了全新的图形用户界面的 DOS 系统,并称之为 Windows。他的终身目标是将计算机放到每一个家庭的每一张桌子。

Steve Jobs – 苹果创始人
Steve Jobs 的个人电脑思想引领他在计算机软件和硬件领域完成了一列革命,改变了我们日常工作,娱乐与交流的方式,他创造了简洁,干净的 Web 设计风格。苹果与 Jobs 的故事,是一个有关意志,创造,天才,以及创新热情的故事。

David Filo and Jerry Yang – Yahoo 创始人
David Filo and 杨致远 创办 Yahoo! 并使这个公司成为全球品牌。Yahoo! 改变了人们相互沟通,查找信息的方式。关于 Yahoo! 的命名,他们认为是出于对这个词汇的含义的喜欢,粗鲁,不世故,怪异。

Brad Fitzpatrick – Live Journal 创始人
Brad Fitzpatrick 创办了 LiveJournal,最早的博客系统之一。他还是一系列免费软件的作者,如被 LiveJournal, Facebook 以及 YouTube 所使用的 memcached。LiveJournal 现在依然是一个活跃的社区,人们在这里发表博客日志并在线交流。

Shawn Fanning – Napster 创始人
Shawn Fanning 开发了 Napster,一个 P2P 文件分享软件,用户将他们希望分享的文件放到一个指定的目录供别的用户下载。Napster 在 2001 年巅峰时刻,拥有 2500 万用户,它后来因一系列官司而关闭。Napster 引发了后来被苹果主宰的数字音乐革命。Napster 后来被 Roxio 收购。

Peter Thiel – Paypal 创始人
Peter Thiel 是 Paypal 的合伙创始人之一,Paypal 开创了在线支付的先河,它拥有一个非常复杂的交易框架,并允许一小部分开发团体使用他们的代码。Paypal 后来以 15 亿美金的价格卖给了 eBay。

未完待续…

本文国际来源:hongkiat.com 40 People Who Changed the Internet (原文作者:Aurora Gatbonton)